唐山宠物网

大神,求文,就是小受古穿今会捉鬼,刚开始穿特的时候参加了一个野外求生节目,小攻被下蛊,小受救了他,

    发布时间:2019-06-19 11:40

    《超级巨星》

    回复:

    是不是还给了小园子一本经商的书,让他出宫做生意,后来成了大老板来着的,我隐约中觉得有这么一段 ,我记得的那本是Np文 应该是 《络》海之月写的 谢谢。
    截取:
    站在一旁的太监走上前来,说道:“陛下还未给九皇子赐名呢。”
    “便叫玄络如何?”说着便把怀中的我递给了我的母亲。
    母亲抱着我,叩谢皇恩,旁边的老太监便走上前来,将一块玉诀放到了我的襁褓之中。
    看着眼前的众人,每个人的脸上都笑意盈盈的,宫廷里的哪个不是勾心斗角、尔虞我诈,面如桃花,心如蛇蝎。我这小小的身体如何能在这样的环境下活下去?
    看着眼前的这个帝王,且不说我是他的第九个儿子,以后还不知道会有多少个儿子,怎么可能会保我周全。反而是生育我的母亲,还有一个应承要保护自己的哥哥,对于他们来说我才是他们的唯一,他们也是我唯一可以信任,可以保护我活下去的人。既然如此,不如抛下过去,重新活下去。
    想着想着,我似乎又累了,重重的闭上了双眼……
    第4章
    躺在我的小摇篮里,每天除了吃就是睡,身体好小,什么都做不了,时不时的蹬蹬腿,挥一挥手,加强一下这个小身体的锻炼,这样可以早一点站起来。可是这样一来,每天睡觉的时间更长了,因为小孩子总是累。
    就算是这样,我也还是生病了,浑身都不舒服,脑袋昏昏沉沉的,一点力气都没有。一开始觉得饿的时候,我还会哭上几声,可是到了后来,吃的奶全都吐了,又开始拉肚子,我连哭的力气都没有了。
    我奄奄一息的躺在小床上,想着我这一世是不是短命的,怪不得没有给我喝孟婆汤了。
    身边的人总是很吵,很多人在说话,母亲的声音、哥哥的声音,还有什么“御医”、“中毒”什么的……实在太累了,没有听清楚,又睡了过去。
    依稀间感到有人扳开了我的小嘴,喂了什么东西进来,可是太苦了,我都尽数吐了出来。然后又觉得有东西贴着我的嘴唇,伸进来软软的东西,接着就是一股药香传入了唇齿之间,我使劲吸允着、吞咽着。我这才意识到自己现在已经连药都喝不了了,居然是在给我度药喝。
    虚弱的睁开双眼,看见的是满眼的担忧,脸庞还挂着一滴泪珠,唇边的药汁还没有来得及擦掉。
    “络儿,你醒了?”掩不住满心的欢喜的口气。
    这便是我的母亲吗?我用尽全身的力气,喊出了一个字,“娘……”传入耳中的却是孩子稚嫩的童声“囊”。
    “络儿,你刚刚叫什么?络儿……络儿……”
    我没有答话,闭上双眼前看到的是母亲一遍遍呼唤着我的名字,还有那一抹展开的笑颜……
    精神慢慢的好了起来,只是乳母换了人,听见旁边的宫人说,我的乳母被人下了毒,连带的我也遭了殃。皇帝大怒,命人彻查。可是,怎么可能查得出来?原先在我身边照顾我的宫女太监被换了一批,虽然没有人说他们到底怎么样了,但是我知道凶多吉少。
    第5章
    经过中毒事件之后,娘向我的皇帝请旨,允许她亲自抚养我,皇帝允。那个时候,出生的皇子都是要送到皇子府,由专人照顾的,每月的月初、月中和月末才能见一次面。可是,我娘是天朝第一大家族宰相的女儿,不看僧面看佛面,再加上我这次中毒的事,皇帝才破例,让我得以呆在我娘身边,毕竟我现在小得一点自保的能力都没有,指不定哪天就被人掐死在了皇子府里。所以对我来说,这样的安排实在是让我松了一口气。
    娘抱着我来到她的寝殿门口,远远的便看见一个小小的身影在门口张望,走进了才看清是五皇子——我的哥哥。
    看到了我们,他快步走过来,一把抱过我,他的小脸在我的脸上磨蹭着,我的脸感到一阵湿意,他小声的在呢喃着什么。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他不停的在我耳边说着,我呆了一呆,竟是为了那句对娘的承诺,而为了没有保护到我而自责吗?真是傻孩子。饶是我都40多岁的人了,都感动得我快老泪横飞。
    娘抚着他的头安慰的说着:“好了,好了,弟弟没事了,不要难过了。”
    旁边的宫人看到这一幕,都纷纷用袖口擦了擦自己微湿的眼角。
    “嘎嘎……嘎嘎”
    “咦,九皇子笑了……”旁边的宫女笑着对娘说道。
    哥哥愣了一下,也笑开了,挂着两行泪,笑着对娘说:“弟弟他笑了,娘。”
    娘松了口气说着:“能笑了,那身体应该是无恙了。”
    其实只有我知道,我那一声声,不是笑,而是叫的“哥哥、哥哥……”
    第6章
    半岁之后,我已然学会了爬,便开始不安分了起来,老是趁人不注意的时候爬下我的小床,在娘的宫殿里东摸摸,西看看。某一天,我拿着一本书,正在猜上面的字的时候。被我娘抓个正着。
    她先是呆了一下,随即将我抱起来,放在她的膝盖上,说:“络儿想知道上面写的是什么吗?”
    我没有说话,呆呆的看着她。
    “娘教你好不好?”娘笑眯眯的看着我。
    我依旧不说话。
    看我半晌之后,娘自言自语的说:“是我多心了吧。”
    于是,从此之后,娘都会将我放在书案上,让我趴在桌上看着她写字,边写还边跟我说这是什么字。
    “娘,弟弟这么小看得懂吗?”哥哥趴在桌的另一边,侧着脑袋看着趴在桌上的我说。
    “看得懂的,是不是络儿?”娘笑着对我说。
    “唔?唔。”装着茫然的样子,点点头。
    “九皇子真是聪慧过人啊。”旁边的宫女称赞着。
    “我的弟弟自然聪慧过人啦。”哥哥一脸的得意之色,就好象称赞的人是他一样。
    旁边的宫女太监都不禁捂着嘴笑了起来。
    “娘,那我也来教弟弟谈琴好不好?”哥哥望着娘一脸期盼的模样。
    娘一脸宠溺的说道:“风儿,愿意教的话,当然可以啊。”
    得到了娘的首肯,哥哥便吩咐身旁的太监取来了古琴,将我放在怀里,看着哥哥手指行云流水般的在琴弦上舞动着,耳边传来的是阵阵歌声:
    芦苇高,芦苇长,
    芦花似雪雪茫茫。
    芦苇最知风儿暴,
    芦苇最知雨儿狂。
    芦苇高,芦苇长,
    芦苇荡里捉迷藏。
    多少高堂名利客,
    都是当年放牛郎。
    芦苇高,芦苇长,
    隔山隔水遥相望。
    芦苇这边是故乡,
    芦苇那边是汪洋。
    芦苇高,芦苇长,
    芦苇荡边编织忙。
    编成卷入我行囊,
    伴我从此去远航。
    芦苇高,芦苇长,
    芦苇笛声多悠扬。
    牧童相和在远方,
    令人牵挂爹和娘。
    ————《苇编五绝》
    梦里,依稀听见哥哥的声音:“小九,小九,快点长大吧。”
    第7章
    清晨被一群太监宫女摆弄醒,宫女拿过托盘上的衣服,衣服是鲜艳的金黄色,胸前绣着四爪金龙,领口跟袖口处绣着牡丹的图纹,代表富贵的意思。系好腰带,伺候我穿衣的宫女便从另一个托盘上取来刻着“玄络”二字的玉诀,配于我的腰间。看着宫女们在我身上忙活,我大大的打了个哈欠,把我打扮得象个洋娃娃一样做什么?
    没有想太多,靠在抱着我的宫女身上睡了过去,便被人带到了“太和殿”上,接着又被宫女吵醒。
    睁开睡眼惺忪的眼,皇帝端坐在上座,一群宫妃坐于满堂,皇子们位于各宫妃嫔的身后,娘坐于皇帝一侧,哥哥乖巧的站在娘的身后。
    “开始吧。”皇帝淡淡的声音响起。
    这时皇帝身旁的一个身着紫衫素袍的男子来到我的面前,从宫女手中接过我,看着抱着我的这个男人,修长的眉眼,面如白玉,飘逸俊秀的气质,看着他我这才知道什么叫君子如玉。
    他看见我在打量他,笑了笑,并没有介意,把我轻轻的放在了晬桌之上,桌上摆放着刀、剪、弓、笔、书、琴、珠宝、算盘和几种糕饼、水果之类的东西。我这才明白过来,他们是要我抓周。
    我都已经一岁了啊,突然想起了前世我的女儿抓周时候的情景,等在一旁的小宫女在一边催促道:“九皇子殿下快去抓,快去抓啊。”
    看见角落里放着一个用明黄的绸缎包裹着的东西,我爬了过去,把它放在腿上,把布扯开,原来是一块光泽温润玉石,其方圆四寸,上纽交五龙,正面刻有“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八字,原来是玉玺啊。
    环顾四周,气氛顿时紧张了起来,有看着眼前或紧张、或期待、或恶毒的眼神,不由的挑了挑唇角,重新将玉玺包裹好,放置一旁。
    不理会众人的目光,拿上毛笔跟一把小弓,将它们放置在古琴旁边胡乱的在琴弦上拨弄了几下。看见哥哥欣喜的目光,我傻笑了起来。
    尘埃落定,众人皆说着恭维的话。
    无非是“九皇子天资聪颖,将来定是文武双全。”之类云云。
    哥哥走上前来,抱起了我,向父皇请旨告退,父皇颔首以示允许。
    回到娘的寝宫,哥哥将我放置在床上坐好,笑着揉乱了我一头的碎发,用夸奖的语气说:“小九儿,真是聪明。”
    想来他是听出来了,先前拨弄的那个个音节是他经常教我的那首童谣的曲调。
    我笑着撒娇的往他怀里磨蹭着。
    随后他又说到:“以后万不可在外人面前显露。知道了吗?”
    “唔。”装作似懂非动的点点头,从怀里拿出先前趁众人给皇帝跟娘道贺时从晬桌上顺出来的一支白玉簪,胡乱的插在了哥哥的头发上。
    哥哥愣了一下,将白玉簪从鬓角的头发上取了下来,说道:“这是九儿刚刚拿的吗?”
    “恩晤。”
    “是九儿给哥哥的吗?”哥哥笑着问。
    “唔。”轻轻点点头。
    “九儿真是聪明。”哥哥抵着我的脸,来回的磨蹭,逗得我咯咯直笑。
    “今日是小九儿的生辰,小九儿既然给哥哥礼物,哥哥也给小九儿一样礼物吧。”说着,便从怀里掏出一块玉石挂在了我的脖子上。
    边带还边跟我说:“这块玉石是药玉,有避毒的功效,小九儿一定要贴身带着它,什么时候都不可以摘下来,知道吗?”
    “哦。”揉了揉双眼,答应了一声,不理哥哥,转个身躺下,睡了过去。
    第8章
    自从那天哥哥发现我在抓周的时候弹出的那个个音符是他教我的童谣之后,便告诉给了娘知道,娘便花了更多的时间在我的面前舞琴弄墨。
    待两岁的时候,娘在一边写写画画,而我则趴坐在书案另一边翻看着一些杂记之类的书。
    三岁的时候,我已经能跟哥哥合奏一曲当时的名曲了。
    在娘跟哥哥的羽翼的纰护下,转眼之间我在这个世界已经六年了,六岁在皇室里已经到了在“翰林院”读书的年龄。“翰林院”是皇子专门读书的地方,皇子的课程简单来说就是上午学文化礼仪,下午学骑射。只是每天早上寅时便要起床去“翰林院”,对我来说实在是辛苦了一点。
    “明天就要去翰林院了?”哥哥整了整下身的衣摆,好整以暇的坐在椅子上。
    “恩。”我懒懒的趴睡在琴上,没精打采的看着哥哥。
    哥哥见我这懒散的样子,摇了摇头说道:“去了翰林院切记不可象现在这样。”
    我坐起来,下巴微抬,眉毛一挑,问道:“现在这样?是怎么样?”
    哥哥站起身来,说道:“没规矩。”一扬手,扇子往我脑门上一拍,
    “啊。”我痛呼一声。
    想我一中年妇女,居然被一十多岁的小孩拍脑门,真是孰可忍孰不可忍,我愤恨的盯着他。转念一想,我现在的确是比他小,他还是我哥,辈分在那里摆着,我也没办法。看在他是我哥的份上,算了。
    “好了,走吧。”
    “去哪?”疑惑的望着他。
    “去翰林院。”
    “不是明天才去吗?”
    “去选你的伴读。”说完又是一扇子拍在脑门上,
    “啊……”痛得我眼泪直冒,“别老打我的头,会变傻的。
    他微挑眉毛,似笑非笑的说到:“就你这样,傻了倒好了,我也好少操点心。“说完,也不理我,径直走了。
    我愤恨的跟在后面,直想怎么报复回来。
    第9章
    我四岁的时候,那个时候,娘跟哥哥不准我离开娘的寝宫,好不容易到了四岁,娘才允许我离开寝宫稍远的地方,我成天在宫里到处乱转,于是有一天,突然心血来潮,想去看看皇宫里的太监到底是怎么净身的。
    一个人偷偷溜出来,来到传说中的“净身房”,门口挂着“宫房”的匾额,我大步走进去,里面有两个太监,看见我进去他们先是愣了一下,看见我腰间刻着名字的玉诀之后,便跟我行了礼,估计以前没有皇子这样的身份来这样的地方,他们显得有点紧张,跪在地上头都不敢抬起来。
    我没有理他们,径直走进房间,房间内有一个被一块麻布盖住了的小窗户,使得房间整体上有点昏暗。
    房间里放着一个类似手术台似的床,上面放着布条,我想这就是阉割台了吧,至于那布条就是为了防止宫人(被阉割的人)在阉割过程中给执刀造成麻烦而准备的吧。
    床的旁边放着小桌,上面有一个盖着白布的托盘,我走上前去把白布掀开了来,上面是刀子之类的东西,只是旁边放着一管状的植物,我拿起来看了看。一时无法分辨是什么东西。
    于是我开口说到:“起来吧。”顿了一顿,装作深沉的问到:“这是何物?”
    其中的一个太监走上前来回道:“这个……回殿下这个是引尿之物。”
    引尿之物?我想了半天,原来是割掉生殖器以后,为了预防伤口愈合用来导尿的东西,我顿时感到一阵恶寒。连忙将它扔进盘子里。手在衣摆上反复的擦拭着。
    两个太监见我满脸的慌乱相视一笑。
    这时屋外,走进来一个太监,身后跟着一个七八岁的孩子,那个孩子低着头怯懦的跟在那人身后,脚步有点不稳。
    走进来的太监看见我,先是一惊,然后便拉着那个小孩跪下给我行了个礼。
    那小孩始终低着头,看不清楚他的样子。
    见我老半天不离开,旁边的太监有些犯难,最后还是走上前来说:“殿下,此地污秽,怕污了您的身子。不如……”
    知道他们要开始工作了,对象就是眼前的这个孩子,我无所谓的挥了挥手,“无妨,你们切动手好了,我不会妨碍你们的。”说着便找了张椅子坐了下来。
    三人相互看了一下,没有动。
    我皱眉,目光如炬盯着眼前的三人,沉声说到:“怎么?你们这是见不得本王在此?”
    第10章
    三人许是没有料到我小小年龄便有如此气势,竟吓得跪倒在地连道不敢。
    “好了,该做什么做什么吧。”
    于是,三人起身其中一个太监嘱咐那孩子脱掉裤子,那孩子脱了裤子爬上床,躺好,那太监用白布把那孩子的下腹部和双股的上部固定在了台子上,然后拿起桌上的一块方形块状的白布塞到那孩子的嘴里,那孩子咬着那块布转过头,这才看清了他的样子,小脸白白嫩嫩的,咬着白布的嘴唇有点发红,虽然现在小脸满是泪水,却显出几分楚楚可怜的模样。
    看着执刀太监拿起一把微弯如镰刀状的小刀在烛火上来回的烤着,然后移至睾丸的地方准备下手。
    “等一下!”我大叫道。
    执刀太监停下手看着我,我问:“你们就这样动手吗?”
    三人不明所以的看着我,我说道:“你们这里没有麻醉药吗?……恩……就是麻沸散。”
    “那是何物?小的没有听说过。”执刀太监问道。
    “那是一种药物,以酒服下,阉割之时就不会感到太大的疼痛。”
    闻言执刀太监两眼放光的看着我,“奴才并未听说过此物,有劳殿下告之奴才此物该如何配制。”说着便吩咐旁边的太监取来了纸笔。
    写下配方,递与那人。指着躺在台上的那孩子说:“这个人我要了,可是你们这里又没有麻沸散,本王又不想我的人太过痛苦……”
    执刀太监闻声,上前说到:“奴才明白,待麻沸散制好,再净身不迟。”
    “恩。”算你识相。
    “还不快点放他下来?”执刀太监转身对另两个太监说到。
    那孩子被放了下来,跪到我面前,“见过主子。”
    恩,是个机灵的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奴才叫旺财。”
    我的脸直抽抽,是狗名吗?“你姓什么?”
    “袁。”
    “那个名字我不喜欢,你以后就叫小圆子好了。你看如何?”我笑着看着他。
    “谢主子赐名。”说完,便朝我一叩首,头抵在地上,央求道:“主子,奴才有一同乡与奴才一同入宫,主子能否……”
    我打断了他话,摆弄着手里的玉诀,说:“小圆子,你知道何谓知足吗?”
    看见他跪在地上的身子一怔,头微微抬起,随即又抵至地上,回到:“奴才……明白了。”
    果然聪明,一点就透,我虽然是皇子可是不是救世主,若不是我今日来此,说不定他依旧要挨这一刀,如今他能逃过这一刀,是他运气,是他的福分,不要为自己求太多,也不要求别人太多,做人贵在知足二字。
    带着小圆子快步走出“宫房”,远远的还能听见,那院子里小孩子的哭泣着的尖声叫喊……
    第11章
    一个冷战从小圆子的背上醒过来,小圆子跟在哥哥身后不急不徐的走着。
    皇宫对我来说就是一个偌大的一个迷宫,穿过曲径通幽的长廊走了快一个小时,还没有到目的地。
    “哥,还没到吗?”大大的打着哈欠。
    “下来吧,快到了。”哥哥不理我,自顾自的走着。
    “恩。”应了一声,对小圆子说到:“放我下来吧。”
    “是”小圆子放下我,给还揉着眼睛的我理了理衣衫。
    穿过长长的宫道,便看见“翰林”二字匾额挂于那头的殿门之上,走进殿门,来到一个小院子,便看见十多个孩子立于院内,见我们进入院内,众人行礼。一身穿官衣的男子走上前来,躬身一揖:“五皇子,九皇子,这些便是通过考试的伴读人选。”
    “恩。”哥哥点了点头,走到院中摆放的太师椅上坐下,我走过去,在另一边坐下,宫女奉上茶水。
    “你自己选吧。”说完,哥哥便在一旁如老僧入定一般,闭目养神了起来。
    我没说话,喝着器皿里的茶水,偷偷观察着这些从达官显赫的家庭里选出来的孩子,个个都气质非凡,难以抉择。心里正思量着。
    一盏茶的时间过去了……
    见我没有任何举动,有的孩子开始抬眼望看我。
    两盏茶过去了……

    回复:

    另类宠爱,这是第二部,第一部是极品少年混异世受叫季子木对不对

    回复:

    《超级巨星》

    回复:

    总裁酷帅狂霸拽 腹黑攻呆萌受文的名字虽然狗血但是很好看攻绝对宠受很搞笑 每日一艾特 轻松网配,小打小闹小甜美讲的是一个小受从大吃一惊到被吃干抹净的悲催史,原来那个看上去很沉默很低调的人会用那种又呆又笨拙的方式喜欢自己。这篇文的攻真...

    回复:

    影帝家的古代萌妻 作者:精分柚子茶 简介:【古穿今,小侍卫与影帝先婚后爱,奋斗娱乐圈】 杨安羽,本是将军的贴身小侍卫,结果魂穿成了现代二世祖少爷,然后又遇见了自己的“将军”易辰言。 自己特别尊敬崇拜的将军大人,居然成了戏子?(其实是...

    回复:

    《小儿难养》 作者:沧溟 内容简介: “沈先生,沈皓同学竟然交了白卷,连名字都没写。” 沈军钺关了沈皓半天的禁闭,然后默默地帮儿子写作业。 “沈先生,沈皓把同学打进了医院,全身骨折三处。” 沈军钺罚沈皓站了半天军姿,然后把那同学痛揍了一...

    回复:

    是不是还给了小园子一本经商的书,让他出宫做生意,后来成了大老板来着的,我隐约中觉得有这么一段 ,我记得的那本是Np文 应该是 《络》海之月写的 谢谢。 截取: 站在一旁的太监走上前来,说道:“陛下还未给九皇子赐名呢。” “便叫玄络如何?”说...

    上一篇:体恤大家觉得怎么样。 下一篇:有养肉猪的老板在吗?我的一生就想当家畜猪,把我收去关猪圈里育肥猪卖掉!有养猪的老板要我吗?

    返回主页:唐山宠物网

    本文网址:http://0315pet.cn/view-204577-1.html
    (广告合作:582327583)(广告合作:582327583)信息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