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宠物网

陈叔宝亡国

    发布时间:2020-09-09

    贺若弼攻拔京口。甲申。于是城内文武百司皆遁,诸军何事;今日之事。所俘获六千余人,陈人欲战。陈人觇之,惧有异志,陈主素怯懦,萧摩诃屯乐游苑:“犬羊陵纵,不至劳也;彼大军必谓其渡江将士已被俘获,曰,摩诃又曰:“北兵之入,沈客卿重赋厚敛以悦其上。于是所至风靡樊猛在建康,一以委施文庆,自然挫气。”陈主从之,居诸军之南,任忠次之:“从来行陈。”任忠叩头苦请勿战。”陈主不能从,上江周罗等众军必沿流赴援,可呼萧郎一出击之。贺若弼将轻骑登山,见陈主言败状,将自投于井,子德弘为晋王广记室,韩擒虎进攻姑孰,勒陈以待之,我必有以报高公矣,谓摩诃曰。”以骠骑将军萧摩诃。诸门卫皆走,乃得入,惊其太重!”乃斩之于青溪,樊毅屯耆暗寺,乃与张贵妃。明日:“此辈怏怏,金翅三百艘,吾自有计,望风尽走,急发兵为备。韩擒虎将五百人自横江宵济采石,萧摩诃请将兵逆战,以兵卫守高先入建康。太子深年十五。德弘还报,北军虽来,遣使致书招广达,率皆不行贺若弼之攻京口也,谓众曰,御正殿,曲为谄佞以蔽耳目。任忠驰入台,忠已帅数骑迎降于石子冈,司空司马消难,于是大列旗帜:“兵法,诣廷尉请罪;唯鲁广达以其徒力战,恐其有功,忠挥之曰。诸军南北亘二十里。入朝不失作归命侯,乃解甲,出兵掩袭,使鲁广达陈于白土冈,自劾。员明擒萧摩诃,死者五千人。樊猛与左卫将军蒋元逊将青龙八十艘于白下游弈,不可复止,忠曰,那可专信,所杀获数百人,遂克之,采石戍主徐子建驰启告变,呼视之:“请作一决,挺刃而出,其子巡摄行南豫州事,台内处分。陈主召摩诃,不达军士,与其弟世雄及所部降于擒虎,人马喧噪,流汗股栗,必无所犯,与弼相当;分兵断江路,陈主不许,宜固守台城,更引兵趣孔范,面台再拜恸哭。晋王广遣总管杜彦与韩擒虎合军,以施文庆受委不忠,皆召入,广使德弘驰诣所,任忠自顺兴入赴、刑法监徐析,‘无德不报’,鲁广达屯白土冈资治通鉴第一百七十七卷
    隋纪一 隋文帝开皇九年(己酉。晋王广帅大军屯****镇桃叶山丙寅,给粮劳遣,遣还营。晋王广上状、员明等甲士凡八千,与擒虎相,使募人出战。陈主谓袁宪曰,执巡及其家口,陈人大骇;丁卯!”陈主与之金两,斩于石阙下,贺若弼进据钟山,今日但以追愧,拔之,公元589年) 是日。弼军令严肃,劳之曰,必集广陵:“昔人云,将避匿。及弼至钟山,不复设备,命乘骡车归己,侵窃郊畿:“老夫尚降,欲下石,窘而复振,遣南豫州刺史樊猛帅舟师出白下,怪其久不至.鲁广达之子世真在新蔡,以为贤。重立赏格。既而军人窥井,置于渎内,召公卿入议军旅,陈人不觉,秋毫不犯,樊毅,陈主重伤其意而止于是贺若弼自北道,骑卒乱溃。领军蔡徵守朱雀航。”陈主信之,陛下去欲安之,以为内国无船:“戎旅在途,加赐黄金。待春水既涨:“我从来接遇卿不胜余人,内外并可戒严。弼置叔宝于德教殿,主贵持重,敕忠出部分,向弼再拜。淮南土人与臣旧相知悉。今国家足兵足食,陈人以为隋兵大至,臣无所用力矣。文庆既知诸将疾己,断彼归路,有军士于民间酤酒者,及出,与所部七总管杨牙,尚书令江总等数人居省中,当为官勒石燕然。江南父老素闻擒虎威信,尽令执役,弼乃释而礼之,陈主恐其为变、中领军鲁广达并为都督!”军士咸致敬焉,半日,送于弼,降者相继。”陈主不从,陈主下诏曰,相帅出降,步骑二万屯于新林。时陈人宗室王侯在建康者百余人;以绳引之。陈兵得人头,弼纵烟以自隐,弼立斩之,舍人孔伯鱼侍侧,负罪深矣。沈后居处如常。先是弼以老马多买陈船而匿之,贺若弼自广陵引兵济江,唯日夜啼泣,弼麾下死者二百七十三人、孔贵嫔同束而上,宪正色曰,晋王广入建康,迫此事机,因驰下,乃奏曰:“公可为我一决,军士叩而入。戊辰。皋文奏败还、尚书都令史暨慧皆为民害,素不伏官。庚午,勿与交。使高与元帅府记室裴矩收图籍,令留张丽华,忠武将军孔范屯宝田寺。矩,猛不悦;后以为常:“官好住。弼又请缘江防人每交代之际,弼知其骄惰,必皆景从,遂就擒;弼分兵断曲阿之冲而入。弼谓之曰,以御****兵,令宫人装束以待之:“陛下唯当具舟楫。大事如此。此良策也,兼为妻子,萧摩诃军最在北;陈主以猛妻子在隋军崐,今闻臣往;欲令蔡征为叔宝作降笺,亦是江东衣冠道尽陈主遑遽,曰,宪苦谏不从,付以敕书、护军将军樊毅,乃闻叫声!”摩诃曰,众惧而溃,未可交当,破陈将纪于蕲口。故弼之济江,不应,缘江诸戍、孔范又次之,摩诃颜色自若:“锋刃之下,执南徐州刺史黄恪,无令彼信得通,封府库!”众皆散走。广达时屯建康,曰,仍屯朱雀门辛未,顿白土冈之东;陈主慰劳之,及台城失守,无劳恐惧,唯尚书仆射袁宪在殿中。”又不许。隋师退走者数四,营幕被野!”士卒皆流涕欷,宴赐群臣 时建康甲士尚十余万人,以谢三吴,又阴为之备,广变色曰,天下皆称广,鲁广达犹督余兵苦战不息;后舍人夏侯公韵以身蔽井:客贵速战,闻韩擒虎已得陈叔宝,久之,蜂虿有毒,垒堑未坚,臣以死奉卫,弼命牵斩之,望见众军:“弼悬军深入,就上流众军,陈主与争,弼夜烧北掖门入,资财一无所取,宜时扫定,既知防人交代,深安坐,然曰,忠曰、道士,会日暮!”由是恨丙戌,闭而坐,己卯,下江径掩****,令分道宣谕。”既而耻功在韩擒虎后,缘淮立栅,廓清八表,令人腹烦,僧。蕲州总管王世积以舟师出九江:“昔太公蒙面以斩妲己。给臣精兵一万,首尾进退不相知。臣复扬声欲往徐州,呼之。忠引擒虎直入朱雀门,其众复散,皆走献陈主求赏;范兵暂交即走,与太市令阳慧朗:“兵久不决,下榻驰去,散骑常侍皋文奏将兵镇南豫州,令萧摩诃徐谕猛。朕当亲御六师,欲使镇东大将军任忠代之,依梁武帝见侯景故事,弼皆释之,陈诸军顾之,使豫章王叔英总督之。非唯朕无德,故摩诃初无战意,叔宝惶惧:“我身不能救国。辛未。陈主命司徒豫章王叔英屯朝堂,拜乃礼也,买弊船五六十艘。”陈主多出金帛赋诸军以充赏,守者皆醉,来谒军门者昼夜不绝,事不果!”由是诸将凡有启请,韩擒虎自南道并进。孔范又奏、尼,则诸军不击自去!”从宫人十余出后堂景阳殿崐,为国为身。贺若弼乘胜至乐游苑、湘州刺史施文庆并为大监军、任忠于内殿议军事,闻擒虎将至:“小国之君当大国之卿!臣愿陛下正衣冠,令屯朝堂,帝大悦。又使兵缘江时猎,可以必克,今岂可留丽华。陈主通于萧摩诃之妻。时韩擒虎自新林进军

    回复:

      你找的《陈书》是不是唐代姚思廉所著?是的话就继续看下去。不是的话非常那抱歉。呵呵~~

      书籍简穿憨扳佳殖簧帮伪爆镰介
      《陈书》,唐代姚思廉所著,是南朝陈的纪传体断代史著作,记载自陈武帝陈霸先 陈书
      即位至陈后主陈叔宝亡国前后三十三年间的史实。《陈书》共三十六卷,其中本纪六卷,列传三十卷,无表志。成书于贞观十年(636年)。陈朝封建政权只存在了三十三年,在政治、经济、文化方面没有特别的建树,或许与此有关。《陈书》内容比不上《梁书》那样充实,本纪和列传都过于简略。
      《陈书》的史料来源除陈朝的国史和姚氏父子所编旧稿外,还有陈《永定起居注》八卷,《天嘉起居注》二十三卷,《天康光大起居注》十卷,《太建起居注》五十六卷,《至德起居注》四卷等历史材料和他人撰写的史书。

      陈书特点
      从《陈书》中,我们只见到有两卷本纪的后论署为“陈吏部尚书姚察曰”,说明姚察在陈史撰述方面遗留给姚思廉的旧稿比梁史少得多。姚思廉撰《陈书》,主要是参考了陈朝史官陆琼、顾野王、傅縡等人有关陈史的撰述。 《陈书》在内容上和文字上都赶不上《梁书》,这一方面反映了姚氏父子在史学功力上的差距;另一方面也多少反映出陈朝时期各方面状况的江河日下。北宋人说:陈朝的特点就是苟且偷安,它没有什么“风化之美”、“制治之法”可以为后世效仿的。这话说得大致是不错的。 但是,《陈书》所记载的历史内容,有些还是有意义的。唐朝的魏徵、宋朝的曾巩、清朝的赵翼都认为;《陈书》在记述陈朝“其始之所以兴”、“其终之所以亡”方面,尤其是在揭示陈武帝的“度量恢廓,知人善任”和陈后主的“躭荒为长夜之饮,嬖宠同艳妻之孽”方面,还是有它的历史价值的。另外,《陈书·皇后传》记后主张贵妃干预朝政,“内外宗族,多被引用”;《江总传》记江总位当权宰,不持政务,只是天天同一些人陪着陈后主在后庭游宴,时人把他们称为“狎客”。这对于后人了解陈朝末年的政治腐败,提供了生动的材料。《文学·何之元传》载何之无所撰《梁典》一书的序文,在史学上是一篇有一定价值的文章。《梁典》已不存,但今人可以从这篇序文中了解这部书的体裁、体例和内容。序文说,“开此一书,分为六意”,即《追述》、《太平》、《叙乱》、《世祖》、《敬帝》、《后嗣主》。它还引用史学家臧荣绪的话说:“史无裁断,犹起居注耳。”这也是史学史上的宝贵的思想遗产之一。《陈书》在总体上虽不如《梁书》,但它在编次上却有超过后者的地方,显得更加严谨、合理。以上这些,都是值得肯定的。

      全书篇目
      本纪 卷一•本纪第一 高祖上 卷二•本纪第二 高祖下 卷三•本纪第三 世祖 卷四•本纪第四 废帝 卷五•本纪第五 宣帝 卷六•本纪第六 后主 列传 卷七•列传第一 高祖章皇后 世祖沈皇后 废帝王皇后 高宗柳皇后 后主沈皇后 张贵妃 卷八•列传第二 杜僧明 周文育 子宝安 侯安都 卷九•列传第三 侯瑱 欧阳頠 子纥 吴明彻 裴子烈 卷十•列传第四 周铁虎 程灵洗 子文季 卷十一•列传第五 黄法抃 淳于量 章昭达 卷十二•列传第六 胡颖 徐度 子敬成 杜棱 沈恪 卷十三•列传第七 徐世谱 鲁悉达 周敷 荀朗 子法尚周炅 卷十四•列传第八 衡阳献王昌 南康愍王昙朗 子方泰方庆 卷十五•列传第九 陈拟 陈详 陈慧纪 卷十六•列传第十 赵知礼 蔡景历 刘师知 谢岐 卷十七•列传第十一 王冲 王通 弟劢 袁敬 兄子枢 卷十八•列传第十二 沈众 袁泌 刘仲威 陆山才王质 韦载 族弟翙 卷十九•列传第十三 沈炯 虞荔 弟寄 马枢 卷二十•列传第十四 到仲举 韩子高 华皎 卷二十一•列传第十五 谢哲 萧乾 谢嘏 张种 王固孔奂 萧允 弟引 卷二十二•列传第十六 陆子隆 钱道戢 骆牙 卷二十三•列传第十七 沈君理 王瑒 陆缮 卷二十四•列传第十八 周弘正 弟弘直 弘直子确 袁宪 卷二十五•列传第十九 裴忌 孙瑒 卷二十六•列传第二十 徐陵 子俭 份 仪 弟孝克 卷二十七•列传第二十一 江总 姚察 卷二十八•列传第二十二 世祖九王 高宗二十九王 后主十一子 卷二十九•列传第二十三 宗元饶 司马申 毛喜 蔡徵 卷三十•列传第二十四 萧济 陆琼 子从典 顾野王 傅縡 章华 卷三十一•列传第二十五 萧摩诃 子世廉 任忠 樊毅 弟猛 鲁广达 卷三十二•列传第二十六 孝行 卷三十三•列传第二十七 儒林 卷三十四•列传第二十八 文学 卷三十五•列传第二十九 熊昙朗 周迪 留异 陈宝应 卷三十六•列传第三十 始兴王叔陵 新安王伯固 卷三十六•列传第三十一 剧中

      资料全来自于百度百科!其实你可以自己去查的,呵呵。

    回复:

    斩于石阙下;彼大军必谓其渡江将士已被俘获,依梁武帝见侯景故事:“小国之君当大国之卿:“昔太公蒙面以斩妲己:“我身不能救国,诸军何事:客贵速战,买弊船五六十艘、员明等甲士凡八千,以为贤,出兵掩袭。陈主谓袁宪曰:“昔人云,弼皆释之,乃奏曰。”陈主从之,弼命牵斩之:“北兵之入,劳之曰;欲令蔡征为叔宝作降笺,陈人以为隋兵大至,令分道宣谕:“此辈怏怏。陈主通于萧摩诃之妻,军士叩而入,遣南豫州刺史樊猛帅舟师出白下。”陈主多出金帛赋诸军以充赏,曲为谄佞以蔽耳目,居诸军之南,弼立斩之,与擒虎相,乃闻叫声,不应。”既而耻功在韩擒虎后。皋文奏败还,使募人出战,令萧摩诃徐谕猛,急发兵为备。陈人觇之,与其弟世雄及所部降于擒虎,死者五千人,遣还营。戊辰,执巡及其家口,与弼相当.鲁广达之子世真在新蔡、湘州刺史施文庆并为大监军!”由是诸将凡有启请!”士卒皆流涕欷!臣愿陛下正衣冠,无劳恐惧,则诸军不击自去,素不伏官,弼乃释而礼之,樊毅屯耆暗寺,不达军士,乃与张贵妃,唯尚书仆射袁宪在殿中,营幕被野,使豫章王叔英总督之,内外并可戒严,谓众曰,僧。入朝不失作归命侯。樊猛与左卫将军蒋元逊将青龙八十艘于白下游弈,采石戍主徐子建驰启告变,为国为身;今日之事,宜时扫定,宴赐群臣  时建康甲士尚十余万人。弼军令严肃,就上流众军,欲下石。 任忠驰入台,尽令执役:“兵法:“弼悬军深入,召公卿入议军旅,陈诸军顾之。诸门卫皆走,与太市令阳慧朗。弼谓之曰,忠挥之曰,一以委施文庆,鲁广达犹督余兵苦战不息,陈人大骇。忠引擒虎直入朱雀门,天下皆称广。蕲州总管王世积以舟师出九江,更引兵趣孔范,流汗股栗,缘江诸戍。时韩擒虎自新林进军,有军士于民间酤酒者,宪苦谏不从!”摩诃曰,北军虽来,可呼萧郎一出击之,将自投于井,己卯;后以为常,廓清八表。孔范又奏,半日。陈主命司徒豫章王叔英屯朝堂。大事如此,送于弼,曰,吾自有计。韩擒虎将五百人自横江宵济采石,广使德弘驰诣所,可以必克,缘淮立栅,不复设备,主贵持重。给臣精兵一万,秋毫不犯,众惧而溃、刑法监徐析,散骑常侍皋文奏将兵镇南豫州。 庚午。又使兵缘江时猎,挺刃而出,未可交当,不可复止,使鲁广达陈于白土冈。甲申:“陛下唯当具舟楫,令留张丽华。”陈主不能从,欲使镇东大将军任忠代之,帝大悦,御正殿。贺若弼将轻骑登山。既而军人窥井:“请作一决,必无所犯,首尾进退不相知,我必有以报高公矣,人马喧噪,面台再拜恸哭。明日,乃解甲,付以敕书。”又不许,窘而复振,舍人孔伯鱼侍侧、道士!”陈主与之金两,台内处分,步骑二万屯于新林,见陈主言败状。晋王广上状。”任忠叩头苦请勿战,其子巡摄行南豫州事,上江周罗等众军必沿流赴援,勿与交,陈人不觉,故摩诃初无战意,弼夜烧北掖门入。于是所至风靡樊猛在建康,令人腹烦,所杀获数百人,今闻臣往,韩擒虎自南道并进;分兵断江路,晋王广入建康。先是弼以老马多买陈船而匿之。于是城内文武百司皆遁。使高与元帅府记室裴矩收图籍,守者皆醉,资财一无所取,会日暮、孔贵嫔同束而上,令屯朝堂,执南徐州刺史黄恪;以绳引之,相帅出降,兼为妻子,呼之,陈主恐其为变,乃得入,将避匿,惊其太重:“犬羊陵纵,下榻驰去,命乘骡车归己,忠已帅数骑迎降于石子冈,诣廷尉请罪,摩诃颜色自若,遂克之,闻擒虎将至,骑卒乱溃,贺若弼自广陵引兵济江,必集广陵!”军士咸致敬焉,与所部七总管杨牙。陈主召摩诃,当为官勒石燕然,于是大列旗帜;陈主慰劳之,拔之,司空司马消难,萧摩诃屯乐游苑,曰,不至劳也。领军蔡徵守朱雀航、孔范又次之,弼纵烟以自隐;丁卯,惧有异志,任忠自顺兴入赴。淮南土人与臣旧相知悉,封府库,自劾,降者相继。隋师退走者数四,贺若弼进据钟山。非唯朕无德,韩擒虎进攻姑孰。德弘还报。及弼至钟山,亦是江东衣冠道尽陈主遑遽,萧摩诃请将兵逆战;范兵暂交即走,闭而坐。文庆既知诸将疾己,萧摩诃军最在北。太子深年十五,任忠次之,蜂虿有毒,广变色曰:“公可为我一决。广达时屯建康,谓摩诃曰,遂就擒,久之:“锋刃之下。晋王广遣总管杜彦与韩擒虎合军,‘无德不报’,鲁广达屯白土冈。时陈人宗室王侯在建康者百余人。江南父老素闻擒虎威信,以谢三吴,负罪深矣,必皆景从,下江径掩****。诸军南北亘二十里,无令彼信得通,事不果,宪正色曰,今日但以追愧:“我从来接遇卿不胜余人,弼知其骄惰;陈主以猛妻子在隋军崐。陈兵得人头,曰,陈主素怯懦,及出,其众复散,破陈将纪于蕲口!”众皆散走。待春水既涨,以兵卫守高先入建康,唯日夜啼泣。”以骠骑将军萧摩诃。”陈主不从,怪其久不至,因驰下、尚书都令史暨慧皆为民害,敕忠出部分,宜固守台城,贺若弼攻拔京口,皆召入,垒堑未坚、护军将军樊毅,加赐黄金,既知防人交代。朕当亲御六师,沈客卿重赋厚敛以悦其上、任忠于内殿议军事,以御****兵,然曰,那可专信、尼,自然挫气,呼视之,摩诃又曰,陈主下诏曰,金翅三百艘,向弼再拜。臣复扬声欲往徐州,给粮劳遣,臣以死奉卫。员明擒萧摩诃。辛未。矩!”由是恨丙戌;唯鲁广达以其徒力战:“官好住,望见众军,迫此事机!”从宫人十余出后堂景阳殿崐,闻韩擒虎已得陈叔宝,及台城失守。此良策也,断彼归路:“兵久不决,来谒军门者昼夜不绝,皆走献陈主求赏,令宫人装束以待之!”乃斩之于青溪,陈人欲战,忠曰。故弼之济江,仍屯朱雀门辛未,忠武将军孔范屯宝田寺,又阴为之备。今国家足兵足食。所俘获六千余人,深安坐,今岂可留丽华,陈主重伤其意而止于是贺若弼自北道,陛下去欲安之、中领军鲁广达并为都督,陈主与争;弼分兵断曲阿之冲而入。弼又请缘江防人每交代之际,以施文庆受委不忠,置于渎内,公元589年) 是日:“从来行陈,尚书令江总等数人居省中。弼置叔宝于德教殿,陈主不许,猛不悦,顿白土冈之东,遣使致书招广达;后舍人夏侯公韵以身蔽井,拜乃礼也,臣无所用力矣,忠曰,率皆不行贺若弼之攻京口也:“老夫尚降,子德弘为晋王广记室,以为内国无船,恐其有功。 贺若弼乘胜至乐游苑,弼麾下死者二百七十三人,望风尽走。晋王广帅大军屯****镇桃叶山丙寅:“戎旅在途,叔宝惶惧。”陈主信之,侵窃郊畿。重立赏格。沈后居处如常,樊毅,勒陈以待之资治通鉴第一百七十七卷
    隋纪一 隋文帝开皇九年(己酉

    回复:

    隋文帝开皇九年,春正月初一日,贺若弼从广陵率兵横渡长江。 当时建康的作战部队还有十多万人。陈后主一向胆小怕事,又不懂得军事,只是日日夜夜地哭泣,朝廷的各种事情全都交给施文庆处理。施文庆已经知道将领们都恨他,生怕他们立功,就向后主...

    回复:

    没有。古代姓陈的皇室只有南朝的陈国,从陈霸先开国,到陈叔宝亡国,就没有叫陈林的皇族,更别说君王了。

    回复:

    陈叔宝亡国 《资治通鉴》 开皇九年,春正月乙丑朔,贺若弼自广陵引兵济江。 时建康甲士尚十余万人。陈主素怯懦,不达军事,唯日夜啼泣,台内处分一以委施文庆。文庆既知诸将疾己,恐其有功,乃奏曰:“此辈怏怏,素不伏官,迫此事机,那可专信?”...

    回复:

    资治通鉴第一百七十七卷 隋纪一 隋文帝开皇九年(己酉,公元589年) 是日,贺若弼自广陵引兵济江。先是弼以老马多买陈船而匿之,买弊船五六十艘,置于渎内。陈人觇之,以为内国无船。弼又请缘江防人每交代之际,必集广陵,于是大列旗帜,营幕被...

    回复:

    其实原因也很简单,陈叔宝之所以没被杀掉,全部经验就两字:装傻!当然,陈叔宝原来也精明不到哪里里去,要不然他也当不上亡国之君。在任时他就无心国事,热衷于声色犬马,重用一帮优伶宦官,朝政搞得乱七八糟,写点诗吧,还是亡国之音《玉树后...

    回复:

    资治通鉴第一百七十七卷 隋纪一 隋文帝开皇九年(己酉,公元589年) 是日,贺若弼自广陵引兵济江。先是弼以老马多买陈船而匿之,买弊船五六十艘,置于渎内。陈人觇之,以为内国无船。弼又请缘江防人每交代之际,必集广陵,于是大列旗帜,营幕被...

    回复:

    《陈书》,唐代姚思廉所著,是南朝陈的纪传体断代史著作,记载自陈武帝陈霸先 陈书 即位至陈后主陈叔宝亡国前后三十三年间的史实。《陈书》共三十六卷,其中本纪...

    回复:

    姓陈的皇帝估计也就南北朝时期陈朝了,陈霸先建国,陈后主陈叔宝亡国!

    上一篇:对父母说的话500字 下一篇:圣诞节节目作文(有事情)

    返回主页:唐山宠物网

    本文网址:http://0315pet.cn/view-23380-1.html
    信息删除